「听透」《向着未来》:从母爱,到博爱

「听透」《向着未来》:从母爱,到博爱

时间:2020-03-12 20:5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湖南卫视2020年2月28日晚上的《歌手》节目中,日本版“王菲”——米希亚(MISIA)演唱了《未来へ》(向着未来),我不禁惊诧于她超强的肺活量,对她的深情博爱也有了新的认识。

玉城千春的母爱

《未来へ》(向着未来)是由日本歌手玉城千春作词、作曲,Kiroro组合演唱,发行于1998年6月24日,收录在《好久好久:Kiroro的森林》专辑中(刘若英翻唱为《后来》,反映男女之间的爱情)。

Kiroro的主唱玉城千春(太像我朋友王萍了!)和金城绫乃是日本冲绳县立独谷高中高二时的同学。两人在下课后结伴在音乐教室里玩耍,千春常常自己写歌清唱,会演奏乐器的绫乃则在一边试着帮她伴奏,于是两个人就在放学后的音乐教室里组成了Kiroro乐队。

Kiroro是北海道阿伊奴族方言“人走出来的大路”的意思。玉城千春读小学的时候,因为学校交流的关系,曾经到过北海道,学了这句方言,于是在组团时想起了印象深刻的“Kiroro”。

Kiroro用干净、抒情的曲风,从冲绳开始征服全日本。

《未来へ》阐述了母女之间感人的故事:懵懂的小女生,在那段成长、叛逆的时光里面,逐渐厌倦了母亲的爱,时光飞逝,小女生变成了小女人,逐渐开始离开家,离开母亲,离开母亲温暖的双手,为了自己的将来而在外闯荡并且开始害怕未来的路,开始怀念母亲温暖的双手,这个时候才真正体会到母亲对自己的爱。

《未来へ》歌词主要意思是:

来看看你的脚下 这就是你要走的路

来看看你的未来 那就是你的未来

妈妈带给了我那么多的温暖

她告诉我要拥有着爱前进

那时候的我还年幼无知

她拉着那样的我的手 一起走到今天

梦想似乎总是在天空的远方

很害怕我达不到 但我一直不停地追逐着

因为是自己的故事 所以不想放弃

不安的时候她就握住了我的手 一起走到今天

那种温柔亲切 有时也会让我讨厌

离开了 我一定会听妈妈的话

……

向着未来 一步一步地走去

玉城千春讲过《未来へ》(向着未来)是反映母亲与她的关系,但好像没讲过她是在什么情况下写的这首歌。我估计她是受了Spice Girls(英国辣妹)1996年火遍全球的《Mama》(妈妈)的影响。

《Mama》(妈妈)唱道:

她曾经是我最大的敌人,处处限制我的自由

当我在一些不良场合玩的时候总会被她逮到

有一天我终于犯了大错

……

过去我把你的教导当耳旁风

但是现在我可以自豪地说

你说的每句话都是对的,都是对我好的

我现在经常会回想

过去的行径

完全是对自己不负责任

但是现在我确信我知道为什么(我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误会你

所以现在我看着你的眼睛

我所能给你的也只有爱(我所能给你的也只有爱)

在《未来へ》(向着未来)里,我还听出了1977年开始唱红的日本歌曲《北国之春》的影子:

城里不知季节变换,不知季节已变换。

妈妈犹在寄来包裹,送来寒衣御严冬。

……

米希亚的博爱

如果说,Kiroro唱得小家碧玉,是邻家女孩的风格,那么米希亚则是大开大合,唱得大气磅礴,唱得力透纸背。

米希亚(MISIA)本名伊藤美咲,1978年出生,4岁开始接触音乐,11岁立志成为歌手,高中时代起,开始跟随黑人歌手学习音乐。19岁那年,她终于被唱片公司发掘,制作人认为她是“日本少数能将黑人R&B音乐诠释好的人才”。

1998年2月,米希亚以单曲《つつみ込むように…(深情拥抱)》正式出道,销量达50万张;同年获得了第40届日本唱片大奖——最佳专辑奖;次年获得了第13届日本金唱片大奖——年度最佳新人奖、年度最佳流行专辑奖。

能够跨越5个八度的音域,拥有浑厚的歌声以及惊人的肺活量,米希亚让20世纪90年代末的日本流行音乐风向发生转变,使R&B音乐成为了主流。2019年12月31日,她第四回登上了第70届红白歌会(日本“春晚”),担任红组压轴嘉宾。

米希亚很少参加综艺节目,将自己的时间投入到了公益与慈善中去。从2007年开始援助非洲;发起成立了非营利性团体Child AFRICA,以帮助世界各地的贫困儿童获得应有的教育。

今年,面对中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她专门成立了“Love for China”支援项目,筹集善款帮助中国。

中日的大爱无疆

湖南卫视的天娱公司在本季《歌手》节目中,终于请来了日本歌手参加,这是明智的,是华语流行乐坛向日本流行乐坛致敬。

除了内地,他们请过港澳台歌手参赛,请过韩国、塔吉克斯坦、保加利亚、英国、俄罗斯的歌手参赛,不请日本歌手,怎么也讲不过去。

日本流行乐坛是华语流行乐坛的老师:大陆是学香港的,香港是学台湾的,台湾是学日本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华语乐坛的流行歌曲,基本上都是翻唱日本歌曲,譬如谭咏麟的《Don`t say goodbye》是翻唱德永英明的《辉さなから》,张国荣的《风继续吹》是翻唱山口百恵的《さよならの向こう側》,梅艳芳的《夕阳之歌》、陈慧娴的《千千阙歌》是翻唱近藤真彦的《夕烧けの歌》,林忆莲的《第一次约会》是翻唱松任谷由実的《時をかける少女》,张学友的《分手总要在雨天》是翻唱前田亘辉的《泣けない君へのラブソング》,黎明的《黎明前的浪漫》是翻唱玉置浩二的《微笑みに干杯》……

文化是经济的风向标。1978年10月28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出访日本。在冒雨参观松下的大阪茨木电视机厂,并亲口尝过微波炉刚蒸出来的烧麦后,74岁的邓小平与83岁的松下幸之助谈得很投机。邓小平说:“今后我们要搞现代化了,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准备吸收外国的技术和资金。没有电子工业,现代化无法实现,因此我希望你们的电子工业到我们那里去。您看能否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帮点忙?”松下幸之助不假思索地答道:“无论什么,我们都将全力相助!”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让松下幸之助引领了松下、东芝、日立、索尼等一批日本电子企业巨头登陆中国,培育了中国的家电等产业,为改革开放打下了基础。

虽然中日两国自明清以来矛盾不断,但每遇大的灾难,两国人民还是相互扶持的,譬如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日本第一时间向中国派出了救援队,并先后提供了1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649.3万元)的经济援助。

2011年日本发生3.11大地震,中国迅速向日本灾区派出了专业救援队,并提供了总价值超过2亿元人民币的援助。

中国今年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日本从官方到民间都在极短的时间里作出了响应。在1月25日凌晨时分,日本企业伊藤洋华堂公司就通过川航的东京-成都航班将100万只口罩运抵成都双流机场。随后,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向公众表示,日本政府愿意尽一切努力,向中国提供全方位的支援与帮助。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特意用毛笔把这千年前大唐鉴真和尚千辛万苦东渡东瀛的故事有关的诗句写在签字版上,并把自己名字中的“由”改为“友”。

1月23日,武汉封城,疫情危急。在这一天举行的日本众参两院会议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应该采取所有对策,强化国内的检疫体制,防止新型肺炎的感染扩大,同时要全力协助中国抗击疫情。”

2月10日,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表示,日本自民党将向中国提供“援助金”。这笔援助金是从每位自民党籍国会议员3月份的年费中扣除5000日元而来的。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20年2月7日,日本国内各界累计捐赠的物品不仅包括口罩、手套、护目镜、防护服等小件物品,更包含了大型CT检测设备等,累计捐款约合3060.2万人民币。日本企业和民间团体累计捐款约合2888.9万人民币。

向日本致敬!让两国关系象玉城千春、米希亚歌里唱的那样——“向着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