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体方舱医院中医宋恩峰:方舱病人几乎全程喝

武体方舱医院中医宋恩峰:方舱病人几乎全程喝

时间:2020-03-16 15:4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宋恩峰

大洋网讯 3月10日下午,随着武汉最后两家方舱医院——武昌方舱医院和江夏方舱医院休舱,武汉市16家方舱医院全部休舱,13467张病床全部空床。

在此前,武汉市硚口武体方舱医院的34名康复患者也已出院,这是武体方舱医院最后一批出院的患者,他们将转运到隔离点进行14天隔离后再回家,其他76名患者将进行转诊处理。转诊完毕后,武体方舱医院进行了“休舱”处理,不再接收患者。

针对方舱医院中治疗病人的情况,记者采访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湖北省人民医院)党委委员、中医科主任,武汉大学第一临床学院中医学教研室主任宋恩峰。“中医在治疗中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中医有几千年的抗疫经验和方案,尽管面对的疫情不同,治疗方案也不尽相同,但对于患者减轻症状、改善体质有着明显的作用。”宋恩峰说。

“民间高手”不是指无证“游医”

广州日报:日前,湖北省卫生计生委综合监督局发布《关于李跃华、张胜兵治疗新冠肺炎等相关情况的调查报告》称,李跃华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医师执业证书),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连续两年未按期校验。对此你如何看“民间中医”的治疗?

宋恩峰:也有朋友问过我这个话题。医生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行业,需要经过长期专业的学习,经国家颁发执业资格证才可以行医。有句俗语叫“高手在民间”,以至于有些人对于“民间”产生了一定的误解,“民间”是相对于“庙堂”而言的。与一些大医院相比,一些基层、社区的医疗机构也就是“民间”了。“民间”的“高手”并不是指没有执照的无证“游医”就是“高手”,而是说这个“高手”可能没有任何官职,一直在钻研业务的人。此外,从实践方面来讲,所谓的“民间高手”面对的疑难杂症病例,数量没有正规医院治疗的多,治疗方案也没有正规医院的多,怎么会就一下成为“高手”了呢?

真正“民间”的“高手”,往往可能在“庙堂”时已经是高手了,只不过由于种种原因流落到“民间”,这才成为了“民间高手”,他已经接受过系统的教育训练,手艺早就已经学会了,而不是到了“民间”一下子知识就“丰满”了。否则也不符合知识增长的基本规律。

宋恩峰

中医尽早、全程介入治疗

广州日报:你大概是在什么时候开始进入到方舱医院治疗病人的?

宋恩峰:我一直是三家医院在来回跑。一个是去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查房,它被指定为定点救治医院;另一个是去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本部,进行会诊以及和西医联合查房;再有就是到由洪山体育馆改建而成的武昌方舱医院进行查房等。大概是在十多天前,我开始到武昌方舱医院查房治疗病人的。方舱医院那边我不是天天都过去,因为这几家医院都要来回跑。

广州日报:你作为中医科主任,进入到方舱医院需要做哪些工作?

宋恩峰:按照国家卫健委和省里的要求,中医和西医联合进舱查房,尽早、全程介入。方舱医院里的病人几乎全程都是喝中药的,因为西医使用的药物相对比较固定,而中医则有多个中药方案,可以全程用药。

广州日报:你进入到方舱医院中,看到病人的症状是怎样的?

宋恩峰:方舱医院中的病人分两种情况:一种是以常见的呼吸道症状为主,如咳嗽、咽喉疼痛、有少量痰等;另一种情况是以肠道症状为主,如恶心、反胃、大便不成形等。还有就是大龄病人都会有的症状,就是乏力,走上几步路就会气短,精神不够。

广州日报:在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治疗方面,中医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宋恩峰:应该说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中医有几千年的抗疫经验和方案,尽管面对的疫情不同,治疗方案也不尽相同,但是对于患者减轻症状、改善体质有着明显的作用。如在减轻患者咽喉疼痛、缓解咳嗽症状、体力恢复等方面,中医都有积极的帮助。而当西医治疗时常会使用激素类药物,中医对减少激素用量等都还是很有帮助的。

开始时也有“如临深渊”之感

广州日报:你的工作强度怎样?

宋恩峰:工作强度是分阶段性的。刚开始的时候工作强度比较大,可能一整天都会泡在医院,开会、查房。到了现在工作已经理顺了之后,强度就没有那么大了。如果是到东院区查房,我差不多会5点多起床,前往本部赶6点的班车,然后坐医院的班车过去。如果是在本部查房则不用那么早了,在穿上防护服之后,一般会连续工作五六个小时,然后就在医院洗完澡之后回家。防护服穿起来很紧,也会出很多汗,所以每次一脱下防护服就会第一时间喝水。

广州日报:你今年五十多岁了,这么多工作,身体承受得了吗?

宋恩峰:我身体锻炼得还可以。和平时的工作量相比,看起来似乎还没有平时的工作量大,因为我平时坐诊专家门诊,一天看的病人也有上百个。但是那时候的累和这个累不一样,那时候的累是量的积累,现在的累是心累,伴有恐慌、焦虑等未知的担忧。在刚开始的时候,会有一种“如临大敌”“如临深渊”的感觉,担心稍不注意就会让自己或同事感染,产生负面的情绪。

广州日报:你们的自我防护工作如何?

宋恩峰:我们的防护工作还是很到位的,由于在工作中防护服有可能会擦破、划破,护士也都会协助我们完成防护服的检查。

我想强调的是,现在依然有一些批评武汉防疫的声音,但是就我所知道的,武汉的各级公务员,包括基层的同志,总体来讲,这个群体还是一个光荣的群体。绝大多数的同志在防疫期间兢兢业业,包括基层的民警、保洁员、运输司机,他们都默默付出了许多。

“感谢、感动、感恩”

广州日报:你是否在工作中遇到过其他省份支援的同行?

宋恩峰:比如在东院区,就有新疆的、齐鲁的、华西的等十多个医疗队在支援,其他的医院也同样有着多支医疗队支援。他们从四面八方驰援武汉,所以我在朋友圈也用三个“感”表达对他们的敬意——“感谢”“感动”“感恩”。

广州日报:有媒体报道称,现在部分院区也出现了“床等人”的情况?

宋恩峰:这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情况,以东院区为例,它主要是收治重症、危重症的新冠肺炎患者,重症转为轻症之后,根据统一调度就会转到方舱医院了,所以才出现了少量空床。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出院的病人越来越多,病人的焦虑情绪也没有那么强了,情况也变得越来越好。

广州日报:你是否会回家?如果回家之后是否会自我隔离?

宋恩峰:如果按照医院的要求,医务人员应该隔离。由于我的情况是需要几家医院跑,有时候还要到省里开会,住在宾馆就会很不方便,尽管可以叫社区的车前往,但手续比较麻烦。所以,当需要开会的时候,我就让有着通行证的同事拉着我一起过去,而到医院查房的时候,则是起早一点坐医院的车往返。

在回到家之后,就只有我和老伴两个人。大多时候,我和老伴两个人都戴口罩,至少会有一个人戴口罩,尽管两个人都没有患病,但以防万一免得相互受到影响。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丹

[ 编辑: 何雯飔 ]